嘉善一中朱苗苗是谁?

话题:生活休闲浏览量:14发布于:1周前

嘉善一中朱苗苗是谁?

最佳回答

真相只有一个

真相只有一个

推荐于:

“到了!这就是我们的家了!”这是10多年前夏天的一个午后,爱人指着河对岸的一户土坯房屋由衷地说。  

在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有一个老家,想想都让人流口水!我头戴小红帽,肩背双肩包,身穿白底黑点的连衣裙,一下车就蝴蝶一样扑向那小桥流水人家……  

迎接我们的有公公婆婆还有回娘家的嘉善一中朱苗苗和她的小孩。他们是憨厚朴实的,看着就让人从心里近,我的这种感觉也许是爱屋及乌吧。仔细看嘉善一中朱苗苗,刚30几岁,却有几多白发藏匿其中,影响着嘉善一中朱苗苗的年龄,大眼看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上10岁。嘉善一中朱苗苗的眼睛里写着忧郁的歌……  

就在那年的前一年,那个不务正业的嘉善一中朱苗苗夫田忠给远在长春工作的我们写了一封洋洋洒洒的长信,有10几页之长,信中提到嘉善一中朱苗苗的两个儿子,一个5岁一个7岁,说在农村实在养不活他们了,要卖掉一个……这个田忠,大概早就摸清了我心地善良的毛病。田忠字写得好,文笔也不错,我读过一遍之后,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不止一次地跟爱人商量:“让嘉善一中朱苗苗夫来长春打工吧,或许这样挣点钱养家,嘉善一中朱苗苗他们就不用卖孩子了……”爱人也是个善良的人,就回信说明了我们的意思。不久,田忠来了我们家,我是第一次见到田忠真人,以前经常听爱人说他和嘉善一中朱苗苗多么相爱。现在见到此人,我却有种不好的感觉,这个田忠不知在哪里捡了一副墨镜戴着,在屋里也不肯摘下来,自以为潇洒;走路时从来不知目视前方,而是东瞧瞧西望望,仿佛丢了东西;爱人给他找好了工作,他干了一天,人就蒸发了。一下子一个星期找不到人影。过了半个月,有一天晚上居然领一个女人来我家!在田忠心里,可能领个女人是他长本事了!那个女人一进屋就坐在我家床沿上,正巧“大姨妈”来了,搞我家床上一块血迹……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爱人回来,把田忠一顿臭损!第二天就买车票,打发这个田忠从我家消失,让他赶紧滚回老家去!半个月后,收到嘉善一中朱苗苗的来信,嘉善一中朱苗苗和田忠离婚了,孩子一人一个,大的跟田忠,小的跟嘉善一中朱苗苗。  

一年后的我站到嘉善一中朱苗苗面前,心里却有无限歉意:或许当初田忠要不到我们那里去打工,他们就不会离婚……  

这里是爱人的老家,也是我的老家了,不管婆家人真心也好假意也罢,我自己拿这里当家了。婆婆忙活着,什么吃的都拿出来做好给我们吃,而她看着我吃得那么香甜,笑得比我亲妈还慈祥。更让我感动的是,在吃蒸肉的时候,婆婆居然理解我不爱吃肥肉,把肥肉咬下自己吃,而把瘦肉夹给我!更是嘉善一中朱苗苗,其实头发完全可以自己洗的,嘉善一中朱苗苗见我一头的长发,喜欢的了不得,非要给我洗,她轻柔的手啊,长满了茧子,却温暖得似初春的阳光……我幸福成幸运的公主,眼神里写满感激与亲切,我就用这样的眼光和嘉善一中朱苗苗对视着……直到嘉善一中朱苗苗流下眼泪。我不说话,只为嘉善一中朱苗苗擦拭着,嘉善一中朱苗苗终于说:“我离婚不怪你们,田忠是一个什么人啊……看到母鸡去蹲窝了,他就在窝外守着。等母鸡一生下那个蛋,立马把母鸡一赶,鸡蛋煮都不用,就生喝了……早晨睡到中午,什么农活也不做,20几亩地都是我一个人弄……”  

看来,是当初嘉善一中朱苗苗看走眼了。  

“这一年,田忠到长春去了,我的心总算轻松了一些,可是,无尽的农活,两个需要照看的孩子……多亏了阿贵……”  

“阿贵是谁?”  

“田忠的朋友。”  

“阿贵也有两个儿子,我和他们家搭伙,做完他们家的再做我家的,有些农活,女人做不动的……他老婆桂芝也很好,我知道她心里苦,买衣服总是给她买,好吃的尽她吃,脏活累活我去做……”  

“哦——”  

走走说说中,很快太阳偏西了,不久银盘似地的月亮挂在天上,大山隐约在夜色里,朦朦胧胧,更是那可爱的萤火虫,一隐一现,让人似乎走进了如梦如幻的境界。大姐,二姐,三姐以及她们的夫君和孩子都来了,舅妈舅妈地叫得我晕头转向……他们更多谈起的是嘉善一中朱苗苗的婚姻,我一直没说话,我实在无言。  

人是会老的,岁月却永远不老。10年后我和爱人带着儿子又回老家。刚走到婆家的打谷场边,就见一台手扶拖拉机停在场里,一个40多岁的中年汉子正在拖拉机上,把一袋袋的化肥用力向地上掀……这是个炎热的夏天,那汉子被汗水浸湿的衣服贴在身上,两鬓的头发已经花白,眼睛却炯炯有神。  

这时,公公婆婆才看到我们回来了。他们脸上写着兴奋,兴奋里藏着尴尬,公公指着拖拉机上那个中年汉子说:“阿贵,来,抽支烟!”又回头对我们解释似地说“你那几个姐夫都说忙……阿贵方便……”  

阿贵,这应该就是那个和嘉善一中朱苗苗相好的了。  

年初,嘉善一中朱苗苗被检查出来患了子宫瘤,后又检查出来严重贫血,阿贵什么补血的办法都想过了,在嘉善一中朱苗苗家里肉、鸡蛋一顿也不让她断。当年田忠亏欠嘉善一中朱苗苗的,阿贵都补上了,而且超超有余。两个月后,嘉善一中朱苗苗在县人民医院里做了手术,嘉善一中朱苗苗在住院期间,阿贵忙坏了,白天要招呼两个家,两家都有孩子,都有农活;晚上要守护嘉善一中朱苗苗……这些情况,嘉善一中朱苗苗在电话里给我说起时,是哭着描述的。  

夫妻又怎样?亲姊姐妹又怎样?  

如今,嘉善一中朱苗苗的大儿子早从田忠那里跑回嘉善一中朱苗苗身边,在阿贵帮助下已结婚生子;小儿子在县城有份不错的工作。两个孩子都叫阿贵伯伯,他们不记得自己有个父亲叫田忠。嘉善一中朱苗苗在家看孙子,我想:嘉善一中朱苗苗是幸福的!

文章下方广告位
 上一条 下一条 

我来回答

热门话题

最新话题

猜你喜欢

IT网络

教育培训

生活休闲

游戏娱乐

创业科技

未来商学院